• <code id="aln19"></code>

    <code id="aln19"></code>
    <progress id="aln19"></progress>

          <table id="aln19"></table><object id="aln19"></object>

          “阿妹戚托”:驚艷的“東方踢踏舞”

          時間:2019年03月03日 作者:未知 點擊: 加入收藏 】【 字體:

          “阿妹戚托”:驚艷的“東方踢踏舞”


            陳亞林/攝


            “阿妹戚托”漢語意譯為“姑娘出嫁舞”,是彝族人民農耕文化的結晶,距今已有500多年的歷史。


            兩個月前的一個夜晚,在貴州省晴隆縣阿妹戚托特色小鎮里,中央電視臺CCTV-2財經頻道全國跨年直播《新年新世界》迎新年晚會中,阿妹戚托特色小鎮分會場節目《貴州晴?。盒率忻裥律钜椎胤鲐毎徇w群眾喜迎新年》同步播出,131名彝族少女跳起熱情洋溢的“阿妹戚托”舞蹈,與全國人民一同喜迎新年。


            無音樂伴奏、整齊劃一、自然流暢、獨具地方民族特色的“阿妹戚托”舞蹈,通過電視熒幕、電腦、手機等媒介,迅速跨越“翠華晴隆”層巒迭嶂的大山,傳向世界各地?!鞍⒚闷萃小边@一民族民間文化的奇葩,再度吸引了人們關注的目光。


            “阿妹戚托”之源起


            晴隆縣三寶彝族鄉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阿妹戚托”的發源地,是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唯一的彝族自治鄉。


            彝族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民族,遠在公元前2世紀,彝族先民就開始繁衍生息在祖國西南的這塊土地上。在長期的生產實踐中,彝族人民創造了燦爛的文化活動形式,其中美妙的歌舞藝術是彝族傳統文化的代表之一。


            在三寶一帶的彝族青年男女,經常采用情歌對唱和舞蹈的方式來尋覓自己的心上人。彝族舞蹈形式多種多樣,最具特色的就是具有“東方踢踏舞”美譽的姑娘出嫁舞——“阿妹戚托”。這種舞蹈沒有旋轉大跳的高難度動作,主要通過腳的動作來體現,但是要求換腳靈活、步調一致、配合默契、心心相通,使圍觀者得到一種淳厚、獨特之美的享受。


            “阿妹戚托”漢語意譯為“姑娘出嫁舞”,是彝族人民農耕文化的結晶,距今已有500多年的歷史。1956年在參加貴州省第一屆工農業藝術會演并榮獲優勝獎后,曾進京在懷仁堂演出,得到周恩來總理的接見和贊譽。


            此后,由于生產、生活、經濟貧困等因素制約,致使“阿妹戚托”舞蹈漸漸匿跡。落后的經濟條件,竟將“阿妹戚托”湮沒了長達20余年。


            1981年,晴隆縣文化館派出群眾文化工作人員前往三寶鄉,學習和搶救“阿妹戚托”這一彝族文化藝術標本。1986年秋,晴隆縣地方志辦公室在搜集整理地方民族文化藝術資料時,方知會跳“阿妹戚托”者,僅存毛玉臺等幾人,故將“阿妹戚托”載入地方歷史文獻《晴隆縣志》,使之得以傳承。2014年8月,“阿妹戚托”被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如今已成為晴隆向外界宣傳和推介的一張文化名片。


            “阿妹戚托”之傳承


            “阿妹戚托”屬無音樂伴奏的舞蹈為女子群舞,以偶數組成隊形,以8人、12人或16人不等為組,人員增減以偶數計,手拉手即可起舞,隊形或呈直排,或呈圓狀。舞蹈分為12小節,即:彝語之“傘踏”(漢語意為:歡送出嫁)、“西踏非踏母”(勤儉持家)、“含各勾梁”(送鐮刀)、“其蘭朵”(送粑粑)、“密幾包”(農閑)、“其摩羅”(播種)、“哄的”(插秧)、“節根間”(幸??縿趧樱?、“美液朵”(薅秧)、“機堵”(耕作)、“吉踏吉摩踏”(勞動快樂)、“其醒然”(祝新娘終身幸福)。


            整個舞蹈肢體語言的形成,無不來源于生產生活,并對未來寄予美好的向往。其動作主要靠髖關節、膝關節、踝關節部位的運動變化來展示舞之美感。表演者相互配合默契,可謂絲絲入扣,使其動作整齊無誤、干凈利落,腳掌發出的踢踏之聲,極為脆響,以足傳情,使人震撼,予觀者的視覺沖擊力和藝術感染力,令人嘆為觀止,被譽為“東方踢踏舞”。


            彝族最隆重的傳統節日當屬“火把節”這天,當夜幕低垂之時,彝家山寨一片熱氣騰騰,各寨的火把相映爭輝,照得夜空一片火紅,人們圍著熊熊燃燒的篝火手拉手、心相連,跳起“阿妹戚托”舞蹈,共同祝愿風調雨順,五谷豐收,國泰民安,生活一年更比一年好。


            說起三寶原生態彝族舞蹈“阿妹戚托”,就得提到“阿妹戚托”省級傳承人柳順方和晴隆一小原副校長范金蓮。


            2004年,柳順方無意中獲知,三寶多數年輕人都不會跳“阿妹戚托”舞蹈。而“阿妹戚托”又沒有文字記錄,主要靠口傳身授,照這樣下去,有失傳的危險!出于對民族民間文化的熱愛和責任感,他決定承擔起傳承“阿妹戚托”的重擔。


            今年68歲的柳順方已是“阿妹戚托”的第五代傳承人,多年來一直從事“阿妹戚托”的研究和教學,培養了上千名學生。


            柳順方說,傳承民族文化是一項艱辛的工作,要穩得住心神、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貧。他還說:“‘阿妹戚托’是彝家兒女的精神家園,只要我還活著,就有義務守護好它?!?/p>


            多年來,范金蓮和柳順方共同對“阿妹戚托”進行再包裝、再改進、再打造,為“阿妹戚托”進校園、進社區、進廣場、進演出活動現場做出了積極貢獻。退休后的范金蓮,又義不容辭擔任起晴隆縣阿妹戚托藝術團團長,為傳承“阿妹戚托”默默奉獻著。


            “阿妹戚托”之新生


            近年來,晴隆縣特別重視本土民族民間優秀文化的保護、傳承和推廣,文化與旅游協同發展,組建阿妹戚托藝術團,挖掘整理繼承“阿妹戚托”,大力推進“阿妹戚托”進校園、進鄉村、進機關,連續多年舉辦彝族火把節,把“阿妹戚托”作為實施大山地旅游和旅游扶貧的重要組成部分抓好抓實。


            現在,各鄉鎮(街道)中小學大課間,隨處可見師生們跳起“阿妹戚托”舞蹈的身影。在各種重大活動、節慶現場,“阿妹戚托”舞蹈更是驚艷登場,成為開場舞或壓軸戲,讓參與活動的領導、嘉賓及現場觀眾贊嘆不已,印象深刻。


            “如今在晴隆,‘阿妹戚托’已走進中小學,孩子們很喜歡,看見優秀的民族文化后繼有人,我很欣慰?!绷樂饺缡钦f。


            就在今年新年第一天,阿妹戚托特色小鎮熱鬧非凡,人聲鼎沸,一幢幢精致整潔的民居樓鋪上了皚皚白雪,為小鎮增添了一抹特有的銀色光彩。


            在小鎮居民活動廣場上,一個個大紅的燈籠早已懸掛起來,在瑞雪的映襯下顯得尤為喜慶。


            “阿妹戚托嘞,阿妹戚托嘞……”新的一年,新的開始,阿妹戚托小鎮的新市民們跳起了“阿妹戚托”歡快的舞步……(周玉 林劉旭)


          上一篇:文化是民族舞劇的立身之本
          下一篇:用秦腔文化唱響團結歌
          (作者:未知 編輯:admin)

          我有話說

           以下是對 [“阿妹戚托”:驚艷的“東方踢踏舞”]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新文章

          門文章

          40岁成熟女人牲交片20分钟,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女人脱裤子让男生桶爽免费看,日本AAAAA级特黄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