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aln19"></code>

    <code id="aln19"></code>
    <progress id="aln19"></progress>

          <table id="aln19"></table><object id="aln19"></object>

          紀連彬水墨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

          時間:2021年12月25日 作者:李振偉 點擊: 加入收藏 】【 字體:

          紀連彬水墨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


          研討會海報


          12月23日,“紀連彬水墨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中國國家畫院院委、華東師范大學美術學院院長張曉凌,美術理論家、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王鏞,北京美協副主席、北京畫院院長吳洪亮,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主任、《美術》雜志社長兼主編尚輝,以及國際博物館協會德國分會主席比埃塔·海芬夏特,巴黎亞洲藝術博物館研究員、策展人馬埃爾·貝雷克,法國藝術家協會前主席馬爾蒂娜·德拉樂芙,意大利遠東藝術研究專家弗朗切斯科·莫雷納參與討論,會議由張曉凌主持。


          紀連彬水墨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

          紀連彬水墨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

          國際研討會現場(中方視頻現場)


          近年來,紀連彬以他的切身生命體驗和他獨有的創作方法,創作了一大批新水墨作品,自12月15日“凝云造夢·紀連彬水墨藝術展”開展以來,引發了廣泛的關注。


          張曉凌認為,紀連彬的這批作品不僅體現了20世紀以來中國畫持續變革的歷史邏輯,也在某種程度上標志著中國新水墨所取得的卓越成效,應該說,紀連彬的這批作品為中國的新水墨探索和實驗提供了方法論,也提供了他的路徑和方位,對當代水墨創作有極大的參照價值。通過紀連彬的作品,我們可以再度思考中國當代水墨所面臨的五個方面的問題:一是如何以全球化的視野來觀察評價中國的新水墨藝術,二是中國新水墨是否具有普世性價值,三是新水墨在中國當代藝術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功能是什么,四是如何建構新水墨的理論及實踐話語體系,五是在新水墨領域如何理解傳統的創新性發展和創造性轉換等。這也是本次研討會值得關注的一些問題。


          王鏞認為,把紀連彬的水墨藝術放在全球化視野下考察,可以更宏觀、更清晰地看出中國新水墨藝術的發展脈絡和紀連彬的獨特貢獻。中國新水墨是在全球化與本土化兩種潮流的互動博弈與交流中發展起來的,在全球化與本土化互為相長中,紀連彬始終堅持新水墨的現代實驗,但他并非簡單地模仿西方現代藝術,而是既保持全球化的開放視野,又植根本土的傳統資源,探索中國本土的現代性水墨藝術之路。紀連彬的中國現代水墨之路最初開始于到西藏雪域高原的朝圣之旅,他到西藏采風寫生,并沒有停留在轉經的老人、虔誠的禮拜等表面現象的描繪,而是深入藏族同胞的精神世界,深入藏傳佛教文化的神秘內核,把藏傳佛教文化的宇宙生命崇拜觀念與老莊哲學的回歸自然、回歸人的本性思想結合起來,同時釋放自己心靈深處的自由想象、浪漫夢幻和真摯情感,創造了一批超現實的水墨作品。紀連彬的新水墨藝術基本上屬于中國本土化的超現實主義,與西方的超現實主義不盡相同。相比來說,達利的超現實主義更接近弗洛伊德的個人無意識,紀連彬的超現實主義更接近榮格的集體無意識。


          馬埃爾·貝雷克首先通過紀連彬作品的創造性,再次對藝術終結論提出了質疑,水墨畫深深地扎根于中國的傳統以及中國的社會當中,同時它也非常具有表現力,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讓中國新水墨得以發展,需要找到關于精神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平衡。所以,從紀連彬的作品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水墨畫是不會消亡的,而且可以找到當代化發展的路徑。他認為,紀連彬的作品之所以能夠稱為當代水墨畫,就是因為他的作品沒有完全依賴于水墨本身,而是加入了很多水墨以外的東西。他的一些作品比較關注藏民的內心生活,除了簡單的表象以外,他會關注更加深層次的東西。在他的作品當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對人物進行描述、進行描寫,這也是一種現實主義,更多的在他的作品當中還體現了一種超現實主義。


          吳洪亮通過從政治空間、經濟空間、文化空間的邏輯思考今天的藝術創作,體會到當前人類社會“隔”與“融”相互交錯的狀態,這也很像中國畫或者水墨畫給我們帶來的視覺感受,即是朦朧甚至模糊的。紀連彬的很多作品在畫一個夢境,這當然是藝術家自我性的創造,如果置于當下,會發現今天的世界或許是一個可以用技術進行追溯的世界,而藝術家做的是以什么方式去追溯。除了紀連彬作品輸出的觀念之外,還有作品本體性給我們的感覺,作品中的灰恰恰就是今天這個世界的不確定性,也可能是我們進入新世紀面臨的新問題;而灰的中間性或者滲透性也是中國水墨畫本體的一個特點,這個特點抓在藝術家手里的時候,他是可以把它放大成為自己獨特的語言,希望這樣的語言具有更清晰的風格性,能對人類藝術發展有所貢獻。


          馬爾蒂娜·德拉樂芙認為,紀連彬的藝術作品就像天空當中快速變化著的云朵,是由許多半抽象、半具像的畫面組成的,這反映了我們靈魂的無差別、想象的自由及藝術的自由。紀連彬的藝術作品以驚人的流暢性將夢幻與現實有機地結合起來,他知道如何利用水墨的流動性、透明性,以及將深黑色的微妙性和乳白色的痕跡結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一個小宇宙。他將中國傳統背景逐漸進行變化,通過非常輕松和自由的方式和現代性結合在一起,這是一種將技巧、智慧和中國文化與現代主義相結合的繪畫語言。通過更現代化的作品,他展示了對構圖和線條的掌握程度,這種將抽象和具像混合在一起的輕松感,是中國藝術現代化的一個樣本,紀連彬如同一個藝術的傳播者,他賦予世界以感情和意義,并與我們共同分享。


          弗朗切斯科·莫雷納認為,紀連彬的作品展示的是對生命以及對世界的思考。他是一個得益于中國傳統水墨技巧的畫家。他的作品當中蘊含了很多現代化的因素,他的很多作品都與觀眾有共鳴。紀連彬的很多作品,在我看來看到了一種歐洲的象征主義,我認為19世紀末,很多在歐洲的藝術家其實都是想要去建立找到象征性語言以及比喻性的意向。紀連彬近期創作的語言是基于中國傳統語言文化的。在他的作品中,比較重要的一個因素是想要創造一個夢,這是他想要創造的世界。將山川、河流連接到一起,同時這些意像的圖式也深深扎根于我們的現實生活。包括他的很多作品都展示了西藏的文化以及人們,包括大的山水畫,他是如何讓這些山水畫成為山水的。比較常規的山水畫中人物比較小,山水是比較大的,他作品中的人物看似要走出山水,甚至走出畫面,如米開朗基羅一樣,將作品與所用材料進行了混合。通過紀連彬的作品,可以發現他其實是有能力進行傳統的水墨畫技巧創作的,同時又把他內心的一個主題放到他的畫面當中去。比如說他有的人物畫就如山水畫那樣大氣,我也非常喜歡他的水墨畫運用的方式,有的線條是十分柔軟的,這為中國的水墨畫提供了一種新的現代化發展的創作方式。


          尚輝認為,從紀連彬的作品里看到的不僅是來自中國傳統的藝術表達方式,他尤其具備歐洲自文藝復興以來一直到現代繪畫發展的很多元素。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紀連彬的作品毫無疑問是具有國際色彩的,在更深層的意義上來講,中國傳統的水墨畫也因為這種跨文化性而獲得了一種發展的空間。紀連彬的作品不是描述性、再現性的,而是通過隱喻來表達對生命的認知與感悟。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動物的符號,這些動物并不是在一個真實的生存狀態中,而是好像被后現代社會文明擠壓所形成的一種狀態,這種狀態在某種意義上是對人類生存狀態的一種隱喻。紀連彬水墨造型的艱難性能夠把不定型的寫意性筆墨轉化為具有某種造型感的雕塑語言,他一手伸向歐洲造型藝術的傳統,有西方現當代藝術的觀念性,一手又伸向了中國傳統筆墨,使這兩者做到了有機的結合,這也是紀連彬的展覽所提供的中國傳統繪畫走向現當代的一個案例。


           比埃塔·海芬夏特認為,中國當代藝術一方面它是對傳統藝術概念的延續,另一方面是對西方影響的自我導向和方法。紀連彬是一位傳統的水墨畫大師,他的人物畫很好地運用了水墨特點,對人物也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在他的作品當中,人和自然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自然就像一個非常偉大的、超越的、無形的力量,在他的作品中變得清晰可見。近年來,他的作品風格發生了重大改變,與以往不同的是,現在的自然界更加占據主導地位,并以其精神力量得以呈現。雖然仍然深深扎根于中國傳統,他的作品當中已經增添了新的表達方式,紀連彬最新的水墨畫透露出的不安感和戲劇性的因素,這也是全球不安的標志,因為藝術家比普通人更容易感受到這種不安的影響,正是因為紀連彬在他目前的水墨作品中實現了某種幻意和表現層面的融合,他才能發展為一個賦予各種接受方式的國際典范。


          張曉凌總結到,首先,紀連彬是一個精神的遨游者。紀連彬的藝術起源于西藏高原,對于體驗過生死的人來說,西藏是一個超越性的精神體系。紀連彬對西藏多年的執著同樣是感受于此,否則他也不可能成為一個精神的遨游者。所以這批作品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西藏精神的突破。其次,紀連彬是一個夢的臆造者。他的夢可能不是正常思維的產物,而是在非正常的精神活動下,如狂想夢魘、或驚懼、或敬畏的心理活動的產物,所以它更像一個謎,這個夢到底是虛幻的還是真實存在,這對我們是一個考驗,我們更相信它是一個真實的存在。第三,紀連彬是一個生命本體的呈現者。對于生活在都市中的人而言,絕大部分人的生命都是異化的存在,都為了現實利益在忙碌著,最后走向虛無,才發現生命本體已經失掉了。紀連彬的作品對我們的生命本體是一個呈現或者說是一個提醒、反思,讓我們認識到,我們除了現實的功利之外,還有一種本真的存在在那里。他所有的人物可能都源自于現實,但是都帶有一種非現實的非視覺的精神性和超越性,實際上這種人物形象是一種生命本體的警示或者是一種反思。第四,紀連彬是一個語言的冒險者。藝術語言上大膽的探索和冒險恰恰是藝術家所應有的一種品質,他的作品中通過線條的體系化、浮雕化而產生各種各樣超越傳統的方法,一些形態由此而產生出來;又把無彩色度的差別盡量同質化,達到灰的高度,這種灰既是語言的革新變化,同時也是一種隱喻。紀連彬的作品與其說是在造一個夢,不如說是他借夢的隱喻來給我們提供一種我們失去已久的精神路線圖。


          紀連彬水墨藝術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國家畫院舉行


          紀連彬


          紀連彬對八位中外學者的點評和分析表達了謝意。他表示,這次展覽是對6年前“天地吉祥”展覽延伸和繼續,人和自然關系的主題一直是其所要表達的中心。這次的主題是“凝云造夢”,凝云是指對于變幻不定的自然現象進行主觀的凍結和凝固。傳統哲學闡釋認為,云就是氣,這種氣貫穿于天地、貫穿于宇宙,也貫穿于人,天地之氣和人的氣是相通的。氣韻貫穿了水墨畫的靈魂,形氣于筆端,形氣于水墨的交融,因此其作品是從具像寫實向寫意和抽象轉變,使自己的意向性繪畫和超象性結合。再者,隨著互聯網和當代科技的高度發展,不論東方西方,人類共同面對未知世界和新科技帶來的喜悅和憂慮,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科技,它的同化和異化的問題都是一樣的,紀連彬也希望他的繪畫是面對這些問題帶來思索之后的一種表達。


          上一篇:「訃告」王子武 12月9日在深圳逝世享年85歲
          下一篇::沒有了
          (作者:李振偉 編輯:admin)

          新文章

          門文章

          40岁成熟女人牲交片20分钟,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女人脱裤子让男生桶爽免费看,日本AAAAA级特黄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