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engk"><em id="cengk"><span id="cengk"></span></em></object>
  • <noscript id="cengk"></noscript>
  • <span id="cengk"><blockquote id="cengk"><s id="cengk"></s></blockquote></span>
    <s id="cengk"><tt id="cengk"></tt></s>

    1. <object id="cengk"></object>
    2. <optgroup id="cengk"></optgroup>
    3. 硯田心耕

      時間:2021年04月25日 作者:王永亮 點擊: 加入收藏 】【 字體:


      傳統意義上,把山水畫的空間稱之為三維空間,即表現的高遠、深遠、平遠,也就是說畫面強調的是近、中、遠景的立體視覺。我將幾十年來對真山水的寫生和我國傳統哲學相結合,以當今的構成觀念把傳統構圖方式中的三維空間改變成二維空間,在二維的平面構成中強化筆墨的虛實與節奏的變化,顛覆了傳統表現方式的思維定式,創造出我自己的語言樣式,這種審美觀念的改變也是藝術實踐與時代審美語境相結合的印證。

      當今社會走向了一個全新的信息時代,無論是科技信息的進步,還是物質生活的多樣性,都使當代人的審美比傳統審美更具“時代性”,人文精神亦愈加豐滿。身處這個時代,感受到這個時代的變化給我的藝術審美和藝術創作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力,時代的巨變影響了我,改變著我的思維方式。藝術作為審美趣味的傾訴,藝術創造者必須擺脫物象的束縛,即不能讓感官受制于見聞,心思也不能被符號所束縛。畫是夢中的境,亦是醒時的夢,似真似幻。相由心生,境乃意造。意是精神的營造,境是心象的再現。意和境是不可割裂的共同體,但又有各自的內涵。我們在以水墨、彩墨為載體的藝術形式的創作目的就是充分發揮其意境的魅力。因此意境既是藝術作品的生命之根,也是藝術創造者的心境之源。若想營造出妙趣橫生、出神入化的境界,必須擺脫具體物象的束縛,拓展思維空間,尋求寬廣的視野,挖掘和探訪更多神秘的思想境界,用更加貼切藝術語言傳遞出無限的審美內涵。這也是我變三維為二維的動力。

      在繪畫過程中經常會遇到兩個問題,一是如何畫,二是怎么畫。這二者之間是互為補充互為相輔的關系。如何畫是觀念問題,此觀念是指用什么樣的思想、什么樣的文化思維方式來傳遞個人意識、體現個人意志。怎么畫是技術問題,用什么樣的繪畫方式、繪畫材料。思想觀念與思維方式決定了繪畫所采取的技術與形式,形式又是內容與理念的載體。如果僅僅停留在形式上,而沒有豐富的內涵,那么形式便是空洞的,作品也是蒼白無力的,不能打動觀者。但只注重內容的表現,缺乏外在的形式與技巧,則不能表現出應有的意境,這樣同樣失去了創作的意義。

      長期地觀察生活之后,我體會到無論是用傳統中國畫的散點透視或西方的焦點透視,都無法充分地表達人與自然一體的感受。隨著思考加深,我采用了傳統的應目會心法來表達自己對自然的感悟。身即山川而融入山川,忘卻無我,離形去智,以“山川即我,我即山川”的理念來表現置身于山水之中感受到的自然山川如煙如黛的變化、物象的繁簡有無的構成、它們之間的矛盾與統一,以及宇宙萬物與自我之生命元氣和合而呈現的形式。一幅畫便是一團氣,是一個整體。我現在的繪畫語言,重在表現意象與氣象的韻味與律度。

      我們平時所說的寫意,寫的便是意象。我認為中國畫的寫意包含二種表現形式:一是傾向客觀物象的審美,二是用筆墨的方式傳遞精神思想。二者均為?意的范疇,然而在思維方式上區別很大。第一種當中有七分寫實、三分意象。而第二種精神的寫意是以某種思想作為支撐,營造一種以精神為主題的意境,客觀物象僅僅是一個載體,寫意占七分,寫實為三分。

      氣在中國古典哲學中具有豐富的內涵:其一,氣有陰陽,“太和所謂道”;其二,氣的浮沉、氤氳可化生宇宙間一切生命體,莊子說氣“通天下一氣耳”,“生物一息相吹”;其三,氣是宇宙萬物最原始之本體,張載說:“太虛無形,氣之本體”;其四,氣是人體構成的實體存在如中醫所說的“氣血”“氣脈”和人類后天培養的精神品格,如孟子說“我善養吾浩然之氣”;如此等等。在美學范疇中,有謝赫的“氣韻生動”、杜甫的“元氣淋漓”、王詵的“氣壯雄逸”、朱熹的“氣象渾成”等審美標準。故而,氣在中國美學上就體現出了其特有的生命節奏。

      “氣”自是一種審美境界,以其觀物,萬物皆有生命力且生生不息;以其觀物,萬物皆是一個生命流動的渾淪整體。依此用筆墨表現,便是一種有意味的形式。以情寫意,以意寫境。中國畫的精神是中國精神文化的一部分,我以老莊之道家審美為旨歸,將“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的精神旨趣和“氣化”審美運用于中國山水畫構成形式中,從而派生出萬物共生的畫面,畫面中所呈現出來的是蓬勃向上活力和生命永恒的意境,就是我置身于大山之中,沐浴在青山蔥蘢、萬物競秀這種環境中的感悟。如何將萬物并生的蓬勃氣象轉化為藝術語言繼而用筆墨呈現出來,是我追尋的目的。想營造出妙趣橫生出神入化的境界,必須擺脫具體物象的束縛,拓展思維空間,尋求寬廣的視野,挖掘和探訪更多神秘的思想境界,用更加貼切藝術語言傳遞出無限的審美內涵。

      當然儒家思想中天人合一的觀念和“養氣”思想也影響了我對萬物世界的認知,隨意而適志,意得而抒懷。多實地寫生,在生活中辯證地統一物我,是開拓了我的想象力和創新視野的最佳途徑。

      無論是道家思想萬物為一觀或是儒家思想的天人合一論,二者都是我藝術觀念形成的思想基礎。




      上一篇:線條運動的美學極致——洪厚甜先生及其書法世界
      下一篇:氣蕩物華心卷舒 筆墨鑄就大荒流——有感于王永亮先生藝術變法
      (作者:王永亮 編輯:admin)

      我有話說

       以下是對 [硯田心耕]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新文章

      門文章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精品成A人无码亚洲成A无码,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免费动态图,男人扒开女人下面狂躁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