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engk"><em id="cengk"><span id="cengk"></span></em></object>
  • <noscript id="cengk"></noscript>
  • <span id="cengk"><blockquote id="cengk"><s id="cengk"></s></blockquote></span>
    <s id="cengk"><tt id="cengk"></tt></s>

    1. <object id="cengk"></object>
    2. <optgroup id="cengk"></optgroup>
    3. 氣蕩物華心卷舒 筆墨鑄就大荒流——有感于王永亮先生藝術變法

      時間:2021年04月25日 作者:明瑩 點擊: 加入收藏 】【 字體:


      近日反復思考了永亮先生所談的自己關于藝術法變的思維和實踐過程,深感其對中國畫藝術精髓理解領悟之透徹。我多次拿出永亮先生所賜作品慢慢品讀,眼前那種全新的審美視域也一再讓我心潮澎湃。

      首先是永亮先生對傳統與現代之間距離的準確把控。有位朋友說:食古與叛逆都是藝術不可或缺的精神。這句話道出了繼承傳統與藝術創新的關系,其實這也是李可染的關于功力與勇氣的關系,因為傳統與現代的距離標量著藝術創新的深度。這其中一個基本前提是食古而要能化,離經而不叛道。永亮先生深悟此理,而且大膽地賦之以自己的藝術實踐。他通過強化畫面色彩構成和對筆線質感的冶煉,最大限度的與傳統形式拉開了距離,同時處處彰顯著中國文化精神和中國人的審美追求,體現了藝術觀與方法論的完美統一,目睹他的作品,你無法躲避那種墨色渾融中溢出畫外的生動氣韻所帶給觀者的視感沖擊。

      其次是傳統文化尤其是道家文化對永亮先生審美意識的滲透。中國畫家只有根植傳統,深入生活,用真善美的心靈之光去照見宇宙萬象,詮釋生命和解讀生活并以此傳承和弘揚優秀文化,才能創造出真藝術。無論你的作品是一種什么樣的形態,都必須要包含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特質和文化品格。林語堂說:中國畫是中國文化之花?!盁o極是道”、“天人合一”的老莊文化在永亮先生那里被詩意地引入其山水畫藝術,賦山水以人格意志和生命精神,為其山水畫藝術創作找到了傳統與現代對接、聯系的文化紐帶,尤其從莊子的自由逍遙、物我一體,坐忘心齋的哲學智慧里汲取了全新的創作靈感,而時代意識和文化自信更賦予了他法變創新的動力。永亮先生的變,絕不僅僅在于形式語言,說到底還是一種由蛹而蝶的文化嬗變。永亮先生精心構建了自己的色彩體系和筆線陣勢,給形式語言罩上了燦爛的文化之妝,初步實現了以中國傳統文化為內核,以時代精神為靈魂的現代性轉型,這種嬗變既內涵著創作主體以自身親和外物、師法自然的觀念意志,也體現了永亮先生企圖通過求新、求變去實現與道同化的美學追求,亳無疑問,這既是一種由器而道的審美升華,更是發自靈魂深處的審美意識的嬗變,他深諳老莊哲學并以高難度的語言轉向去從中探尋新時代中國畫藝術應有的精神高度、文化內涵和價值取向。

      第三是此次變法洋溢著永亮先生充滿時代意識的審美追求。永亮先生總是談到時代意識,這一點對藝術創作而言至關重要,畫史上中國畫的每件傳世之作無不是它所在的時代的產物,體現著其所在時代的審美取向。其實時代精神無不是時代文化的折射。永亮先生的作品從本體形式語言來看,確然對傳統有著一定的顛覆意味,并且混合了一些西畫元素,但其筆情墨意的內里所蘊含、所凝結的仍然是中國文化和中國精神。它將對美好生活的熱愛,對新時代的贊頌,對自然的敬畏和對當下人們生存狀態、生命意志的關注都通過其多彩的筆墨傾注于作品之中,既彰顯著傳統文化精神又大膽突破傳統程式的束縛,它通過筆線與色彩的交融互撞及飽滿的畫面構成,試圖以全新的視感解構中國山水畫的傳統圖式,以去前人所未至的勇氣和膽識,獨辟荒境,努力在二維平面里探索并實現他所期望的新的創造性達變。他浸習傳統繪畫幾十年,其嬗變的背后可以看出他對傳統山水畫“四可” (可望可行可游可居) “三遠” (尤其是迷遠幽遠闊遠)等審美意境的提升,這種提升不同于當下很多人的是,他并沒有走向西味太濃的裝置、裝飾和構成,成功地以自己嶄新的、民族化的藝術語言,通過筆線與色彩的合唱,向人們打開了一個嶄新的審美視域,其音樂般的畫面,既有著王蒙之細密、范寬之雄偉,又有著石濤之靈動、云林之清澈,尺幅之內吞吐大荒,筆墨之間包蘊萬千。面對作品,曹孟德詩句會讓你不自覺地躍上心頭:“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燦爛,若出其里?!蹦乔嚆~般高古和玉石般斑斕的形式語言里閃透著一種漢唐文化的瑰麗與大氣,呈現在畫面上的每個形式要素都像是一個個跳動的音符,演奏著遠古與現代、自然與生命的交響。佩特言:一切藝術都趨于音樂狀態。當你目睹永亮先生的作品,你確然能夠感到那種元氣淋漓的畫面音韻流淌,而更為可貴的是其所尋求的這種審美視感,為持續的創新還拓展并預留了更大更多的空間。

      藝術總是在創新中發展的,我始終認為,藝術不能老是空喊雅俗共賞,更不能死抱傳統不放,必須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發展,真正的藝術創新往往確實只能屬于少數人。當然,創新也不能脫離社會生活而一味地孤芳自賞,更不能拋棄藝術自律而不著邊際。藝術創新是要付出代價的,它往往只成功于極少數人的獨執己見和一意孤行。永亮先生的法變,是他藝術道路上艱難探索所取得的創新成果,那博雅大氣、如詩如歌的畫面,在給我們新的審美享受的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作為新時代的中國畫家、藝術家所具有的探索精神和使命擔當。

      以上是我讀了永亮先生的新變作品之后的有感而發。英國的雷諾茲曾說屋中有畫,等于懸掛了一個思想。每讀永亮先生的畫,我就覺得里面滿是思想,可供想象,可供學習,扣人心弦,引人深思。





      上一篇:硯田心耕
      下一篇::沒有了
      (作者:明瑩 編輯:admin)

      我有話說

      新文章

      門文章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精品成A人无码亚洲成A无码,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免费动态图,男人扒开女人下面狂躁小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