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engk"><em id="cengk"><span id="cengk"></span></em></object>
  • <noscript id="cengk"></noscript>
  • <span id="cengk"><blockquote id="cengk"><s id="cengk"></s></blockquote></span>
    <s id="cengk"><tt id="cengk"></tt></s>

    1. <object id="cengk"></object>
    2. <optgroup id="cengk"></optgroup>
    3. 潘天壽:書法之本乃精神

      時間:2015年08月02日 作者:佚名 點擊: 加入收藏 】【 字體:

         潘天壽(1897-1971),浙江寧??h人,現代著名畫家,美術教育家。早年名天授,字大頤、阿壽、雷婆頭峰壽者等。平生積極從 事藝術創作和藝術教育工作,為繼承和發展我國傳統繪畫藝術,為培養美術人材等方面作出了可貴的貢獻。解放后,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曾任中國文聯委員, 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浙江省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浙江分會主席,浙江美術學院院長、教授等職。

        潘天壽先生是我國現代藝術教育史上一位關鍵性的人物。他的書法氣魄沉雄,豐姿挺勁,一如他的繪畫,具有獨創的精神。我覺得潘先生的書法很特別,很有個性,與他的畫風很一致,都表現了一種高品位的自然。他在詩、書、畫、印中的配合方面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近人無出其右。

        潘天壽先生青年時期因受清季碑學書風的影響,對漢碑《石門頌》、魏碑《二爨》等碑研習較多,由此奠定了他奇肆書風的格局。潘天壽先生后來在指導后輩學習書法時經常說要從漢碑入手。我體會他的意思是漢碑高古,上接先秦篆書,下開南北朝碑版書,是書學的關鍵,這是清朝近三百年書學的主脈,也是潘先生書風中最成功的因素之一。

        中年以后,由于結交師友的增多,眼界的開闊,又經過他長期不懈的努力,對明季雄強一路的書風有著精湛的體會,結合自己的個性,寫出新境界。自明季以降,雄強書風一直占據著書壇的主流,無論王鐸、黃道周、倪元璐、八大山人,還是后來的伊秉綬、鄧石如、吳昌碩、沈曾植等,無不如是。潘先生敏銳地把握了這一點,并進行天才的發揮,把書法中的“巧”與“拙”、經驗與激情結合得天衣無縫,這就是他的創造。與陸維釗、沙孟海先生一起,交相輝映,在中國美院的學府里形成強大的師資陣容,影響之大,輻射全國乃至國外。

        潘天壽先生的書法,吸收了歷史上許多書家的優點,不拘泥于某一家的形似,而是追求一種體大精深的境界,這對后人很具有啟發意義。潘先生的思想應該說是非常文人化的,但他的書法極具藝術表現力。我認為他的書法有以下幾個方面值得大家研究:一、他很講究骨法用筆。南齊謝赫在其所著的《古畫品錄》中提出繪畫“六法”:“一曰氣韻生動,二曰骨法用筆,三曰應物象形,四曰隨類賦彩,五曰經營位置,六曰傳移模寫?!弊鳛榇螽嫾业呐讼壬鷮Υ私浀渲?,肯定領會湛深獨到。潘先生平時很喜歡用“強其骨”這方印章,這是他心理的寫照。他在《論畫殘稿》中曾經提到:“落筆須有剛正之骨,浩然之氣,輔之以廣博之學養,高遠之神思,方可具正法眼,入上乘禪?!彼袖h用筆,入紙很深,講求逆勢,追求平中帶奇的味道,像是從《瘞鶴銘》、《玄秘塔》中來,又很難說更接近于哪一家,這就是本事。他的用筆還很有金石味,這與他早期曾師法吳昌碩很有關系。吳昌碩一生寫《石鼓》,強悍霸氣,對潘先生有一定的影響。潘先生比吳昌碩寫得更硬,更有險峻之感。二、他很講求安排。講求安排就是經營位置,包括結體和章法。潘先生在這方面比之其他書法家更有優勢,他將黃道周、八大山人的結體巧妙地融進碑中,善于造險,又善于搶險;善于造勢,又善于抱勢,一些字的造型顯得格外生動而又有沉著的氣魄,天骨開張而有尋丈之勢。在處理章法方面,潘先生善于從大體出發,抓大勢,抓整體,富有藝術構思,既清晰,又巧妙,謹嚴中又富有變化,綽約多姿,充分發揮了他在繪畫上的才能。如果說吳昌碩是以書入畫的話,那么,潘先生就有點以畫入書的味道。

        潘先生舊學宏博,融會貫通,對詩歌、史學、印學、畫學、書學等專門之學都有很深的研究。對于潘先生本人來說,其意并不在專門。他之所以身體力行加以提倡,實是從中國文化傳統的精華處著眼的。他最著名的觀點:“畫事不須三絕,而須四全”就是這一思想的體現。他在《聽天閣畫談隨筆》中也曾提到繪畫與詩文、書法、篆刻的會通關系,認為:“中國傳統繪畫是文史、詩、書法、篆刻等多種藝術在畫面上的綜合表現,就更和整個民族文化的發展變革緊密地聯系,這是很自然的?!边@些話實際上是概括了我國傳統書畫發展的基本規律。潘先生從小接受的是典型的傳統文化教育,浸潤很深,傳統國學對他一生的治學方向、思想行為有著深刻的影響。所以,他能在周圍人大量傾向“西化”時,保持住清醒的頭腦,并因此把中國美術學院傳統書畫方面的教學推向一個嶄新的階段。潘先生這種一貫地堅持調和會通的態度,抓住了傳統書畫之本。他所堅持的不是不思變革的抱殘守缺,而是有創造性的建設,可以說是他發展了傳統、開創了新的教育模式。

        上世紀60年代,中國美院書法專業創辦之初,潘先生在陸維釗、諸樂三、沙孟海、朱家濟、方介堪等教育家的支持下,確確實實在學問、人品、修養等方面樹立了榜樣作用,并為后來書法專業的可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正是潘天壽先生對于傳統的高度認識,在實施書法教學計劃時多次提出基礎的問題。他說:“在校五年,主要就是要打基礎?!薄皶ò嗾娌蓦`篆諸種書體都應學,這是基礎?!薄安荒芗庇谇蟪?,要慢慢來,要接受多方面的修養?;A要打好,底子要寬厚,再慢慢創風格?!彼跁ㄕn程安排時提出“七分讀書、三分寫字”的計劃,同時還提出“三分讀書、五分畫畫、一分寫字、一分其他”的國畫系學生課程安排計劃??梢娝麑ψx書、寫字等基礎知識的重視程度。凡從事學術研究都必須奠立廣博的基礎,一門高深的學問就好像一座金字塔,基礎越扎實,塔頂就越高、越尖,書法也是如此。在書法專業創辦之初,潘、陸諸師就非常明確地要求開設詩詞、古文字、古漢語、繪畫、題跋、寫作等課程。隨著我自己從事教學時間的增長,就越體會到老一輩教育家們的用意所在:培養專才是建立在通才的基礎上的,即使在專業上有了一定的成就,仍須進一步努力,在融會貫通上再下功夫,才會接近高的藝術境界。

        此外,他還要求學生學習書法取法要高古,格調要雅正,切忌俗氣、匠氣、火氣、草氣、閨閣氣、齷齪氣。他的書法主張,處處是以正統為依歸的,這可從當時的師資配備、課程設置上看出。潘先生自己的書風“奇而不失其正、華而不墜其實”,也正是這種書學思想的反映。中國美院書法專業之所以辦得成功,在當代書壇起到了“起衰濟溺”的歷史作用,我認為上述老一輩教育家科學的教學思想是起到決定性意義的。

        潘先生創辦書法專業,是從搶救民族文化遺產的角度,從中國傳統文化的整體性出發的。潘先生所處的時代,是國家民族處于危難的時期。他飽受困苦,目睹了種種的災難,因此就更能覺悟到文化傳統對振奮民族精神的重要性。他之所以孜孜于傳統文化之倡導與維護,我認為是出于一種高度的歷史責任感、時代使命感。而且,其中的前瞻意識確實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

        30多年來,書法藝術的發展總體上看是健康的。許多有識之士挽救民族文化,對于回歸傳統嘔心瀝血,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但是,書法熱中,也不免會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一些頹廢的流風習氣也被簡單化地吸收進來,使得青年一代對傳統民族文化產生了隔閡感。原來中國書法講求的全面性、整體性、文化性遭到了支解,使人們開始遠離傳統,從決定書法的本質精神中游離出來,使書法藝術原有的自然型的形態與本質性的特征遭到了支解。民族精神在潘、陸、諸、沙諸先生眼里,尤其是書法藝術更是我們優秀傳統文化的縮影,要很好地繼承和呵護,讓其更加弘揚而壯大,書法藝術家應從本民族的藝術精神和形態中走出創新的道路。

        我始終認為在全球化進程不斷加快的同時,文化本土化會越加強烈,而不會是泯滅民族特性的。更何況,文化的全球化需要各種文化的互動,它不意味著經濟落后國家的文化必須向西方靠攏,那是一種媚俗的心態。我時常在思考這些問題。思考之余,我越發堅定信念,這不僅是優秀的文化傳統所給予我的,也是潘、陸、諸、沙諸先生身上所凝聚的最令人感動的精神所指引的。這種偉大的民族精神,一定會在21世紀的人們心目中油然升起崇敬之意。

      上一篇:袖中雅物:與團扇的不解之緣
      下一篇: 《國家文物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發布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我有話說

       以下是對 [潘天壽:書法之本乃精神] 的評論,總共:0條評論

      新文章

      門文章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无码不卡,精品成A人无码亚洲成A无码,男女啪啪激烈高潮免费动态图,男人扒开女人下面狂躁小视频